又又又订婚了,小甜甜布兰妮“被陷害的一生”还能重回正轨吗?

又又又订婚了,小甜甜布兰妮“被陷害的一生”还能重回正轨吗?

   信息来源:

当地时间9月12日,小甜甜布兰妮在社交平台秀出男朋友Sam送的钻戒并佩戴在无名指上,公开宣布和男友订婚,配文:“我好激动,太难以置信了!”

视频中,她穿着樱花粉色的衣服,将左手放在锁骨处,无名指上的钻戒格外耀眼,男友也罕见出镜,两个人合体秀恩爱。

几天前现年27岁的伊朗裔健身男模萨姆·阿斯加里 (Sam Asghari),被拍到到位于比佛利山庄的一家卡地亚店中购买戒指,画面一出立刻引发了轰动,而几乎是同时,布兰妮的爸爸杰米·斯皮尔斯宣布终止对女儿的财务监管,也就意味着布兰妮基本上可以是“自由身”了,不用连怀孕都被限制了。

很快萨姆的经纪人布兰登·科恩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消息,证实了布兰妮和萨姆订婚的消息,并且称他为这对情侣一直以来的相互支持和奉献而感动。据悉萨姆送给布兰妮的这枚大大的钻戒,是由纽约珠宝商罗曼·马莱耶夫设计的,而且萨姆也参与到设计中,他要送给女友一枚独一无二的婚戒。从视频截图看,布兰妮真是兴奋不已,嘟着嘴仿佛都要哭了。

布兰妮和萨姆已经相恋5年了,萨姆曾是流行歌手的健身教练,尽管有着12岁的年龄差,但却是甜蜜有加。萨姆是12岁时随父亲移民到的美国,尽管他凭借着强健的体魄当上了健身男模,并且在社交媒体上拥有众多的粉丝。

即便是在布兰妮进入精神病院治疗时,萨姆也是不离不弃,尽心尽力地呵护着。而对于能够拥有萨姆这样的男友,布兰妮心中也是充满了感激,把他当成唯一可以信赖的人。

少年成名,却因精神失常和父亲过度监管而人生脱轨。“疯癫”了半生,尽管粉丝为其送上祝福,但这一次她能否从重回生活正轨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

1999年,美国流行女歌手布兰妮发行处女专辑《Baby One More Time》,首周便拿下公告牌二百强专辑榜冠军,并直接蝉联六周。时至今日,该张专辑美国销量破1400万张,全球销量超过3000万张,成为全球最畅销的专辑之一。MV中一个穿着淘气学生装,口嚼口香糖的腼腆少女,一夜之间变成欧美少年流行音乐的领头人之一。

如此的耀眼成绩之下,人家不禁将她与迈克尔·杰克逊、麦当娜相提并论,甚至麦当娜都钦点她为自己的接班人。

可这位巨星的发展却出乎所料,“情感纠纷”“放弃孩子抚养权”“发疯”“吸毒”,这些负面新闻的缠绕时间,似乎远比她的走红时间来得漫长。她的人生脱轨到一度被父亲扭送至精神病院,后虽得以出院,却一直处于父亲的监管之下毫无自由。

一个年挣上亿美金的超级明星,却无法管理自己的每一分钱,即便喝个星巴克都要跟父亲请示......在父亲的“监禁”之下,布兰妮屡次在社交网站发布奇怪的内容,引发了粉丝发起“#freeBritney#”。在粉丝的声援之下, 布兰妮与父亲开始了为期13年的监管权争夺战。

今年初《纽约时报》上线了纪录片《Framing Britney Spears(陷害布兰妮)》,讲述了这位女星一步步从辉煌走向深渊,一步步试图摆脱控制,不遗余力的斗争到底的故事。

1999年,布兰妮刚满18岁。这一年,她实现了众多美国少女的梦想,从一个小镇姑娘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全美超新星。走到大街上,都会不断遇到尖叫的粉丝索要签名,这在之前根本是想都不敢想的。而这一切都归功于专辑《Baby One More Time》的发行,《Baby One More Time》这首单曲本来是写给后街男孩和TLC录唱的,对方拒绝后才成全了布兰妮。在《Baby One More Time》的MV中,布兰妮的甜让人欲罢不能。但她的甜却非天生。

据说之前布兰妮是童星出道,声线十分百老汇。是她自己与唱片公司沟通,她觉得自己更适合放学后唱唱跳跳的风格。金牌制作人Larry在听了布兰妮的想法后,非常认同,这才有了今天的小甜甜。

《Baby One More Time》专辑出来后,火到什么程度呢?当时的美国几乎每300个人中,就有一个人购买了这张专辑,这场甜美风暴瞬间就席卷了全球。

次年第二张专辑《Oops I did it again》发布,第一周就售出131万张,创造了史上女歌手首周销量最高记录。总计销量破1000万张,再次成为billboard排行第一。布兰妮曾经在拉斯维加斯的一场演出,净得110万美金,创造了赌城有史以来最高纪录。

不仅英国威廉王子和时任首相布莱尔是她的“私生饭”,霉霉和傻脸娜也是迷布兰妮迷的不行,还把她所有的唱片和代言的香水买回家。

高光过后,布兰妮的生活却并没有一帆风顺。

正如布兰妮《lucky》歌词中唱到的:“She cry cry crise in her lonely heart.”

可以说,布兰妮的哭泣,与她母亲将其作为赚钱机器是分不开的。

布兰妮的童年是极其缺失的。3对开始被母亲逼着学习唱歌、跳舞、体操,4岁开始便在教堂唱歌挣钱。8岁时到纽约表演艺术学院接受了3年魔鬼班的严苛训练。10岁时成为MMC演员,在迪士尼《全新米老鼠俱乐部》获得环游表演的机会。

......

明星之路尽管坦荡,但童年生活的缺失,实际造就的布兰妮的心智是极其不成熟的。迈克尔·杰克逊曾评价布兰妮:“布兰妮心地太好了,这就导致她容易被利用了……”

这一点从她的几段感情经历上,就可以证明。

2000年,19岁的布莱尼和和歌手贾斯丁·丁布莱克开始频繁约会。一度被视为欧美娱乐界的“金童玉女”。谁知好景不长,三年后分手,贾斯丁渣男本性尽露。贾斯丁写了一首歌,歌曲描述了一个女人不忠的故事,演员的身形就很像布兰妮。这就促成了媒体与大众的联想,直接陷布兰妮于不义。如此操作,让很多美国高中生的家长对布兰妮恨之入骨,认为是她带坏了自己的女儿。

随后,布兰妮再一次被利用。

她与高中同学杰森仅仅花了40美元就在教堂举办了婚礼。更荒唐的是,55个小时后,男方就威逼要离婚。因为没有签署婚前协议,他分走了布兰妮的400万美元财产。再到2004年,布兰妮又与自己的伴舞凯文·费得林结婚了。此时身价高达几亿美金的布兰妮,又自掏腰包举办了婚礼。然而二胎杰登出生后,凯文的本性暴露无遗,不是出轨就是要钱。而面对于此,美国公众选择的不是指摘凯文,反而对独自抚养两个孩子的布兰妮横加指责,认为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。原来在一张广为流传的照片里,布兰妮一手开车,一手抱着孩子,人们便开始议论布兰妮拿孩子生命开玩笑,他们全然不去指责坐在副驾驶,空着手的凯文。

布兰妮上电视解释无用,记者们每天都会拍打她家的窗户,布兰妮害怕极了,每天都想带着孩子离开。各种捕风捉影的负面,永远都是布兰妮不配做母亲的扭曲报道。

等到布兰妮终于无法忍受凯文要求离婚时,又被对方以小视频要挟2600万美金,还毫无人道的反咬布兰妮有精神问题不适合抚养孩子。事情一闹,布兰妮每天被上百名记者追着跑。一时间谁要是能采访了布兰妮,谁就能拿到当天的娱乐头条。甚至于谁要是能拍到布兰妮的丑态,就能轻松养活自己的一家老小。

后来布兰妮的母亲回忆说,这段时间,布兰妮其实已经得了抑郁症了。

要知道,此时的布兰妮也刚刚满26岁。屡次被背叛,媒体的网曝,身边人的不理解,精神近乎崩溃。

于是,这个时候关于她有精神病的谣言开始疯传起来。2007年,布兰妮的姨妈去世。一个月后,布兰妮剃了光头,准备迎接全新的自己。

本是一件小事,舆论再度耸人听闻的发酵了。

“布兰妮疯了”“布兰妮发病了”......从布兰妮剃发的那天起,她就成了“阁楼上的女人”,受尽屈辱与污蔑。有一次《镜报》的狗仔听说布兰妮要去看孩子,之前布兰妮就因为抚养权的问题与前夫凯文闹的不可开交。

这一次记者跟踪了布兰妮,并多次烦人的追问,无奈之下,布兰妮对狗仔说:“求求你们,让我静一静吧,”并随后拿起雨伞,试图击碎车玻璃。这件事上报以后,后果可想而知。

事情放大到一定程度,白的也能变黑,连法官都觉得布兰妮的精神有问题,于是布兰妮失去了孩子的抚养权,甚至是探监权。就在这个时候,布兰妮一生中最可怕的男人出现了。

2008年,布兰妮26岁,父亲杰米以其有早发性痴呆症为理由,向法院申请获得了布兰妮的“临时监护权”,自此将布兰妮的事业、医疗、财务完全的掌控于掌心。

整件事其实是细思极恐的。美国监护权法律一般只是适用于那些行将就木的老人身上,他们意识混乱,吃饭、大小便都需要人服侍。而布兰妮即便精神有些不正常,也不至于完全被人监管。

布兰妮据理抗争,她委托律师亚当·史翠珊代理自己出庭进行辩护。

她极力不愿父亲获得自己监管权,高中时候父母离婚后,她就与父亲关系比较冷淡。可法庭以布兰妮的精神状态为由,为她另外指派了一名律师。

于是结果就是显而易见的了。“毋庸置疑,这个决定是错误的。” 亚当在纪录片中说,“我认为布兰妮是完全有理性、有自主性的指派我,而不是如外界所说的精神异常。可精神报告似乎不是如此描述,我没办法,只能接受法官的决定。”

匪夷所思的是,一个月后,布兰妮还客串了《老爸老妈浪漫史》,剧中的她可爱温婉,怎么也看不出是一个“痴呆”。而后布兰妮还在《The X Factor》中担任评委,此外,录制专辑、开演唱会,全部都在父亲的安排之下。

所以说父亲将布兰妮当成挣钱机器是毫不含糊的,2008年到2020年,有粉丝统计出布兰妮每年的收入约在1.38亿美元,12年合计16亿。可布兰妮实际每周只有1500刀的零花,她的好友曾经披露了与布兰妮的信件,信中提到很喜欢插花的布兰妮,有次居然发现自己连花都买不起了。

表面的自由之下,布兰妮早已彻彻底底沦为挣钱的工具人了。从被父亲掌控开始,布兰妮的团队就被完全换血,就是一个普通的采访,记者也不确定能不能接触到本人。包括新出的这部纪录片,导演们都不确定布兰妮本人是否看过他们的邀请。除了公开的商演,想要知道布兰妮的近况,唯一的渠道就是她的INS账号了。

2019年初,布兰妮在社交平台宣布因为父亲身体不适,将停止一切商演。

2020年,布兰妮通过律师塞缪尔·英格姆向法院提起诉讼,希望解除父亲的监管。

英格姆在采访时说到:“我的委托人对我说,她非常害怕自己的父亲,她希望尽快从魔掌中逃出来。”不过这场官司可没有那么容易打,监管期限也被延期到2021年2月,之后又延期到2021年9月。如今在订婚后,杰米·斯皮尔斯也已宣布将终止对女儿的监管。

纪录片的上线,让粉丝解救布兰妮的呼声高涨。但是,也有业界人士为布兰妮的精神状况堪忧,即便其摆脱了父亲的“吸血”掌控,恐怕也难逃身边其他人的“魔掌”。少年成名又跌落神坛,再一次证明了“出名要趁早”背后的辛酸与残酷,与欧美娱乐圈的无情。

编辑:郭超豪

责任编辑:黄启哲

图文综合自北青网、“护vs鹏”、微博等